小说123 > 玄幻小说 > 梦中灯塔 > 第十六章:墓三角
  第十六章:墓三角

  墓三角重镇之内的一处拍卖场中,正在进行一场精彩绝伦的竞拍,随着拍卖场的女主持人绘声绘色地讲诉,一件一件奇珍异宝被竞拍售出。

  此时女主持人激情澎湃地,接着说道:“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件奇珍,也是本晚压轴的绝品。请我们的服务人员,揭开铁笼上的红布,展示给今晚在场的佳宾们”。

  铁笼之内,关着的是一名身着豹纹皮衣,仅仅遮住身体隐私之处的少女。少女经过精心梳理,皮肤稚嫩,肌肉紧实,全身爆发着流线形地狂野美感。少女紧张地在铁笼内,来回辗转爬行,时不时露出小嘴中的嫩白尖牙,恐吓着在场欢呼的贵宾们。

  女主持人笑道:“看来我们的贵宾中,有不少人已经认出了此物!对,她就是从婴儿时期被黑纹魔豹在山脉丛林中养大的:魔纹豹女,千年难遇!此豹女异常凶猛,捕猎她时,狩猎小队损失十多名高手,然后直接转运到我们拍卖场中。经我们检查,豹女仍是完璧之身哟!”

  此刻场中一名身材圆滚,留着一脸络腮胡子地大胖子,舔着嘴巴,大声喝道:“我出一万金币,带回去好好调教。老子,就喜欢狂野的...嘚劲...哈...哈...哈...”

  女主持人大笑道:“柴大富,就凭你也想拥有此物?这可是富豪、贵族们养在家中,展示实力地位的象征。拍给你,那就真的暴殄天物喽!此物起拍价,十万金币,每次竞价,不能低于一万金币,现在起拍!”

  女主持人看着二楼包厢的贵宾频繁举牌,连忙说道:“13号包厢贵宾,出价十五万金币,15号包厢贵宾,出价十八万金币,魔纹豹女,千百年难觅,今天既然能够碰到,千万不可错过哦!”

  女主持人看着1号包厢贵宾的出价牌,激动地尖叫道:“1号贵宾出价...五十万金币,魔纹豹女带回家,将引无数贵族尽折腰,还有没有出价的?”

  此时,2号包厢直接拉开包厢的遮帘布,其中一名气宇轩昂地贵族男子,大声说道:“豹女,我要了,一百万金币”。大厅中立即响起嘈杂地议论声,有人说道:“是狮耀帝国三皇子,看来没得搞喽!此人一向纨绔,从不关心夺嫡之事,只凭个人喜好,四处游历,收集奇珍异宝,美女佳人。一群皇族子弟为了夺嫡,争地头破血流,你死我活,唯独皆与他相处甚欢...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女主持人笑道:“既然是祝三皇子要了,那我就只好敲锤了!”话音刚刚说完,第三号包厢,举出了竞价牌,女主持人惊叫道:“两百万金币,3号包厢贵宾出价:两百万金币,天啊...还有比这更高地出价吗?”

  祝三皇子缓缓说道:“既然妹妹想要,跟我说一声,等拍卖结束,直接赠予妹妹就好,何必如此破费呢?”

  1号包厢并没有回应,往往贵族之间的举动并不是一般人都够理解。

  女主持人三锤定音之后,大声说道:“让我们一起恭喜3号包厢贵宾,俘获本场压轴拍品:魔纹豹女一名”,接着在女主持人的落幕致辞下,结束了精彩异常的拍卖会。

  牧清醒来时,发现在一座牢狱之中,自己躺在石铺之上。牧清从石铺上下来,顶着超重盔甲的压力,走到铁栏处,观察着这里的情况。地面上一层积水没过脚踝,积水多是雨水,混合着关在牢笼之内魔兽的粪便而形成,散发着刺鼻地异味。

  地牢的中间区域关着各种各样地魔兽,周边一圈关着的是人类。此时,一名穿着破衣衫的年长武者,一瘸一拐的,推着木制三轮车,向每一间牢笼里面扔着带血的兽肉,而且一边声音沙哑地,说道:“快点吃吧,一会又要开始了!吃饱了,做个饱死鬼比直接饿死了强...快点吃吧...”

  推车武者走到牧清的牢笼边上,从爬满苍蝇的木车兜中取出两块滴血的兽肉,直接扔进牢笼之中,对着牧清说道:“小子,吃吧!”牧清看着浸泡在积水中的大块兽肉,胃里不禁一阵痉挛作呕。武者放声大笑着,一边用他那嘶哑地嗓音,重复着,说道:“吃吧!吃饱好上路。你这样的饿死鬼,我见的太多了,哈...哈...哈...”随后走向下一处牢笼。

  牧清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破衫武者答道:“墓三角,角斗场。小子,吃吧,马上要开始,做个饱死鬼!”

  牧清再问问题,武者便不再理会,而是继续向每个牢笼分发兽肉,嘴里永远重复着那一句,用嘶哑地喉咙发出:“快点吃吧...做个饱死鬼比直接饿死了强...”

  牧清看到石铺上还躺着一个人,蜷缩在墙角,身体不由自主地在抽搐颤抖。牧清默默地走近此人身边,看到他的左臂已经血肉模糊,应该是被魔兽撕咬所致,身边大量的鲜血已然凝结。牧清想说些什么,又开不了口;想帮忙做些什么,又无能为力,只好独自又退回到,另一个墙角缓缓坐下,牧清心想:“刚爬出墨渊,又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何时是个尽头?”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牧清的牢笼被打开,走进两名彪悍地武者,用铁链绑住牧清的双手以后,带着牧清走出了牢笼。地牢走廊上十名捆绑着双手的人,集合在一处大的铁门前。这时,一名武者对他们十人说道:“每人一把铁剑,上场以后,只要能杀死场中的魔兽,就可以活着回到这里”,几名彪悍武者随后逐一解开铁锁,然后每人塞了一把锈迹斑斑地铁剑。

  大门打开,久违地阳光,照进地牢之中,牧清的双眼被阳光照射,一时间无法睁开。彪悍武者们随后催促着,说道:“冲,冲,全给我冲上去”,牧清身后一人,被彪悍武者踹向前去,撞到牧清,一起向大门外的斗兽场地中走去。随后,厚重地大铁门,紧紧关闭。

  牧清缓缓睁开眼睛,微眯地看着场地中间,是一头身披劣质盔甲的巨熊兽。

  巨熊兽,杂食性魔兽,力大无比,成年期的实力境界相当于炼气境后期,独自生活在丛林之中,攻击性不强,只有被激怒时,才会暴走,袭击身边一切可以攻击的对象。

  牧清跟随众人,慢慢地向巨熊兽靠近,向场地中心走去。

  巨熊兽发现这些人在缓缓向其靠近,于是向场地另一边跑去,这让场地上的十人,都缓松了一口气。此时看台上的人群,嘘声一片,大声嘲笑着巨熊的熊样。牧清环视一周,看到观众台上失望的人群,内心深处不禁疑问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观看表演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愤怒地牧清,却说不清答案。

  巨熊兽被紧逼地人群,暴怒而发狂,直立其身体,不断怒吼着。随后迅速冲入十人之中,一口咬碎了,其中一人的头颅,然后环顾四周。观众看台上爆发出各种奇异地呐喊喝彩声。

  牧清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急速地心跳,双眼紧盯着巨熊兽。此刻,有人从巨熊兽身后,猛冲上去,用剑狠狠地刺进巨熊兽尾部。巨熊兽十分矫捷,立即回转身体,前掌狠狠地拍向执剑之人,被拍中者瞬间击飞,撞在用巨石垒砌地场壁之上,随后倒地不断口吐鲜血而亡。

  接着五六个人,一起执剑刺向巨熊兽,巨熊兽后腿猛蹬地面,往前扑去,正前方一人,被巨熊兽扑倒,脖颈处被其咬穿。剩余之人中,突然有一人哭喊着,往另一个方向跑开,巨熊兽猛然跟上,直追扑上,一掌拍倒逃跑者,随后开始不断撕咬。

  场上几人看着惨绝人寰地场景,不禁呆立当场。此时,牧清已经不去理会看台上,那些大声欢呼刺激地人群,而是握紧铁剑,向着巨熊兽冲去。巨熊兽不再撕咬,地上奄奄一息的逃跑者,而是低着头,发红地双目紧紧地注视着冲过来的牧清。

  牧清跃起,向着巨熊兽用力地刺出铁剑,巨熊兽也在此时跳起,狠狠地撞向牧清。电光火石之间,牧清被巨熊兽撞飞,远远地落在场地的一边,而巨熊兽的背部铁盔甲上,被插上了一把铁剑,铁剑的剑柄暴露在外,而剑身全部刺进了巨熊兽身体之中。

  巨熊兽并不服气,而是咆哮着向牧清冲去,牧清赶紧起身,紧盯着冲向自己的巨熊兽,牧清心道:“看来得使出刚学的那招‘极光点射’,此时牧清手掌中,汇聚着体内全部修炼的能量,这些能量无限压缩成一个点,这个点时而明亮,时而黑暗,黑亮不停转换”,牧清举起手掌,对准巨熊兽,大声说道:“去”。

  一个点疾驰击中巨熊兽头部,随后巨熊兽头部炸开,而巨熊兽的身体依然扑向牧清,接着压倒牧清,巨大的尸身掩埋住牧清幼小的身躯。场上其余几人,赶忙跑过来,推开巨熊兽的兽体,挖出牧清。

  看台上的观众,有一部分人继续欢呼喝彩,而一大部分人,生气地离开看台,其中几人大声地交谈道:“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怪小子,穿着一身破铜烂铁,居然能够杀死巨熊兽,害我输了几百金币,该死地小子...”

  另一人接道:“绝对是黑幕,我也输了近千金币,那小子最后一击绝对是高级武技,不是说都是普通武者吗?”又一人接道:“你要跟‘绝无天斗兽场’理论,那祝你自己好运,我可不会嫌命长,就几百个金币而已,下场赢回来就是”。

  墓三角一处深山基地的石室中,卫忠焌看着手中的密报,转身走到萧琪公主身前,笑着说道:“小公主,这条消息,你肯定感兴趣!”

  萧琪质疑道:“哦?什么消息?”

  卫忠焌继续说道:“那个白发小子被我们找到了!”

  萧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接道:“那说说看,具体什么情况!”

  卫忠焌道:“原来这小子是被人抓走,然后卖到‘绝无天斗兽场’之中,已经通过几场生死角兽赛,现在晋级到角斗赛场,并且连胜九场,明天下午是他的第十场战斗,对手是一名炼体后期九阶的武者”。

  萧琪内心一紧张,转瞬即逝,随后缓缓说道:“这小子,命还还真大,拼了九场都未死,那明天我们过去瞅瞅”。

  卫忠焌疑问道:“公主,你很在乎这小子”。

  萧琪笑道:“在不在乎,等他明日第十场比赛结束以后再说。赢了,我赎他出来;输了,那就爱莫能助!”

  萧琪心中默默说道:“想成为我的真命天子,哪也得有命活着?证明给我看,哈...哈!”

  翌日,角斗场中,牧清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蹬于台上,手里仍然提着那把锈迹斑斑地铁剑,对手也来到场中,随后阵法光罩开启。

  看台边上围满了狂热的赌徒,牧清现在被他们起名为‘重甲小子’,为他们打胜九场,每个人都赢地盆满钵满。其中一人说道:“今天你买了没有?”另一人回道:“我可是收到内幕消息,角斗场被这小子害的,输掉不少钱,这场可是安排的有后手,‘重甲小子’,此场必死。赶紧重新下注,不然亏死你”。又一人接道:“从第三场开始,哪场没有黑幕后手,不都被那小子解决了!我相信他,他是越战越强,一定能够连赢十场,创造奇迹”。

  萧琪在看台的贵宾包厢中,看着对面彪悍地炼体武者,然后盯着场上身材幼小者的孤单背影,喃喃地小声说道:“看上去轻轻一推,就会被击倒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你屹立至今?”

  卫忠焌走进包厢之中,道:“小公主,‘绝无天斗兽场’的负责人,一定要等角斗赛完以后,才肯交易放人。”

  萧琪微怒道:“看来角斗场是一定要杀了他。过去告诉他们,比斗结束,无论生死,此人立即交付与我们,底价再翻一倍,九十万金币。另外准备好高阶药师和疗伤丹药,我要他活着”,卫忠焌随后离开包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