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51章 星覆
  那黑袍人话音方落,便抬手朝若见微攻来。

  若见微眼神一凛,身后“照夜”出鞘,他握剑在手,挡下了这一击。

  他冷声道:“阁下要神器意欲何为?”

  那人并不答话,见一击不成,借势后撤,而后以手掐诀,捏了个古怪的阵法丢向若见微。

  若见微心下微惊,这布阵的手法,他竟从未见过。不过他手上剑势不停,回身一旋,剑锋顺势划出一道凌然剑光,与那阵法相抗。

  黑袍人还要上前,再次抬手攻向若见微。若见微御剑抵挡阵法,自己侧身躲过了这一击。

  此人所修阵法似乎并不属于九州之上已知的任何门派,他抢夺神器到底是为了什么?

  若见微不禁联想到“溯世”中提到的封魔之战,魔头既然是被十方神器封印,若是他想破除封印,是否也需要十方神器?

  那人抓住若见微这一晃神的时机,再次加强了阵法,而后挥掌上前。

  若见微瞳孔皱缩,他尚被阵法牵制,眼看这一击无法躲开,却见一旁闪出数道符咒,直朝那人面门袭去。

  “!”那人一惊,忙收了攻势后退。就见一道紫色身影掠至近前,屈指成爪,招招直向黑袍人攻去。

  杜衡一招袭向黑袍人,那人躲闪不及,被他一下扯下了挡住面容的兜帽,一张看着颇为普通但又陌生的面容露了出来。

  杜衡有一瞬的愣神,那人被挑了兜帽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抬手又攻了过来。

  却见杜衡撤身后退,同时手中掐诀,而后道道咒文袭向困住若见微的阵法。“轰”的一声阵法被破,若见微尚要提剑上前,就被杜衡一把揽住了腰身。

  “!”若见微惊讶之际,杜衡已将他打横抱起,而后脚下运起步法,几下便从原地消失了踪迹。

  杜衡将若见微轻轻放在地上。

  若见微背过身去,声音平平地道:“你怎的来了?”尾音却带了一丝未来得及掩饰的喜悦。

  杜衡绕到他面前笑道:“见微,我不是和若瑾师妹说过还会回来找你的嘛,莫不是师妹没有告诉你么?”

  若见微被他的笑容晃了眼,将头扭到一边小声道:“那怎么来的这么晚。”

  “哎呀,”杜衡接着道,“都是见微你跑得太快了,我只好满九州地跑了一遍。”

  “我可是找得好辛苦呢,见微你都不看看我嘛。”杜衡说着将笑脸凑到若见微面前。

  他的语气放的很轻松,若见微听了却有些心疼,于是他抬眼看向面前的人,正看到杜衡嘴角一丝狡黠的笑。

  若见微这才想起方才这人做了些什么,而且还是当着别人的面……

  他的面色蓦地一黑,而后抬手按回了那人逐渐凑近的脸,一拂袖便向前走去了。

  若见微迈了几步,这才发现身旁没有人跟上来,颇有些暴躁地跺了下脚,而后返回到原地,拉起杜衡的手,催促道:“快些走!”

  “诶。”杜衡任由他拉着,嘴边的笑意更浓了。

  祝飞白在前往天枢台的路上走着,忽然前方落下一个身影,向她踉跄地跑了过来。

  那人跑到祝飞白近前,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祝飞白一惊,忙扶起他来,正见那人身上穿着榣山乐府的衣服。

  祝飞白心下微沉,一面将灵力注入那人体内,一面问道:“你还能撑得住吗?府中发生了何事?”

  那人满是血迹的手抓住祝飞白的袖子,道:“府…府主…别管我…了…快…回…回榣山…魔…魔门…”

  说到一半蓦地断了气息,抓住袖子的手也放开来,无力地垂到了地上。

  祝飞白瞳孔皱缩。

  天枢台外。

  幽都山的人马已将天枢台团团围住,凤止看着亮起的守门大阵,微微皱起了眉。

  不一会儿,前去探查阵法的部下返了回来,向他回道:“禀掌门,这护山大阵颇为玄妙,属下…无法可解。”

  凤止的眼睛眯了眯,那部下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气,不敢抬头,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

  半晌,凤止缓缓开口道:“既然无法解开…那便强行破开!”

  话音方落,但见他暗金色的双瞳泛起金光,而后强大的气场自他周身荡开,那部下只感到一阵热浪涌过,便毫无防备地被掀翻了几尺远。

  不止是周围的人,就连相距较远的天枢台也若有所感,这股巨大的力量,属于妖族强者的力量——

  只见凤止身后缓缓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凤凰虚影,那凤凰仰天长唳了一声,而后展翅直直冲向了天枢台的守门大阵。

  众人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四周一阵震动,就见那如同罩子一般罩在天枢台四周的大阵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与此同时,天枢台内负责维持守门大阵的几位长老均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灵力震荡,有修为较浅的已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怎会如此?”

  “守门大阵历经数代门人加固,应是没有问题才是…”

  “来者是何人?怎会有如此强大的能为?”

  “……”

  就见守在门口的弟子慌慌张张回报道:“回禀各位长老,来者是幽都山凤止,他…他身上出现了一道凤凰的影子,然后就撞到了守门大阵上……”

  “啊…竟是凤止!”

  “凤止不是魔修么?凤凰又是怎么一回事?”

  “凤凰…妖族?妖族不是已经快灭族了么,怎会还有如此厉害的角色?!”

  其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则喃喃道:“凤止…凤…是他…是他!”

  据天枢台中的些许记载与代代流传,当年妖族圣君“孔雀明王”座下,曾有一位得力的部下,为凤凰一族的族长,实力在妖族中仅次于明王,其随明王四处征战,最终平定妖族内部叛乱,一统九丘,一时奉为佳话。

  姜易皱紧眉头道:“既曾是十神的部下,如今为何会是魔门的首领?”

  “不知…只是若是他全盛时期,吾等恐怕…难有胜算呐…”

  “莫慌!”姜易冷声道,“加固阵法!”

  几人听从掌门命令,再次将灵力注入阵法之中。

  而天枢台存放神器的大殿之内,姬璇仍端坐其中,凝神破解“太卜”中的卜词。

  他已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全然不知身边发生的事情。

  大殿中偶尔传来几阵巨大的震动,周围护持的弟子皆运起功法护住中央的神器与姬璇。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如山崩地裂般的震动传来,大殿竟支持不住,顶上有几块大石块裹着泥沙掉了下来。

  殿中一片混乱,弟子们仓忙躲闪着,还有一些仍坚持护住神器与姬璇。

  姬璇似是进行到了关键时刻,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嘴里喃喃道:“祸起…祸起九州……”

  凤止等人已经攻入了天枢台内,门人皆上前迎敌,众人混战在一处,天枢台中入目皆是一片血色。

  凤止飞身掠过混乱的战场,落到了刚刚被阵法反噬的姜易及诸位长老面前,开口道:“神器在何处?”

  一位长老勉强直起腰,朝他啐了一口血道:“魔头!你滥杀我天枢台无辜门人!休想得到神器!”

  凤止周身冷了下来,又重复了一遍:“神器在何处?”

  几位长老缓了过来,姜易冷冷道:“无可奉告!”说完,几人一同攻向凤止。

  “哼!”凤止不屑道,“自寻死路。”

  但见红衣翻飞,强大妖力裹挟魔气从他身上溢出,横扫四周,顿时有几人被扫得摔在地上。

  凤止抬手掐住一人的脖颈,暗金色的眸子眯起,朝着姜易的方向道:“神器在何处?”

  姜易从地上站起身,冷冷地瞪视着他。

  那被他掐住的人喝道:“魔头…你…害我门人…我要你…偿命!”

  说罢便欲引得自身灵力自爆,周围几人皆喊道:“不!”

  姜易瞳孔皱缩,只见凤止手上使力,竟是在那人自爆前一刻,生生捏断了他的喉管!

  温热的血迹喷在几人脸上,姜易红着眼眶道:“魔头偿命来!”

  话音方落,她和几位长老合力开了一个杀阵,将凤止困在其中。

  凤止眉头一皱,正欲破解此杀阵,却在此时,变数再生!

  只见其中一位长老周身突然爆发出浓郁的魔气,而后竟一掌拍在了姜易的后背!

  “咳…”姜易被拍得撞在墙上,咳出了一大口血。周围的几人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凤止也有片刻的愣神,而后破出阵法,径直向后面去了。

  那突然堕魔的长老还要向姜易攻去,旁边几位长老忙挡在他身前,其中一位冲姜易喊道:“掌门!吾等在此拖住他,你快去保护璇儿与‘太卜’!”

  姜易心知不能拖延,忙向大殿跑去。

  殿中,姬璇从入定的状态脱出,他像是做了一场千年的大梦,周身被冷汗浸湿了,不住地喘着粗气。

  突然“砰”地一声殿门被人打开了,姬璇转头朝向门口的方向。

  “璇儿!”

  只见姜易拖着一身的伤跑到他近前,姬璇缓缓开口道:“师父,我已解开卜词…”

  “璇儿,”姜易此刻却已管不了那么多,他一把拉起姬璇,将他交到一旁的弟子手中,“天枢台已经不安全了,快随师弟逃出去!”

  姬璇被师弟抱着,脸上是一片懵懂:“师父?”

  姜易看着他,这孩子自小就入了自己门下,年纪虽然最小却已是掌门大弟子,因为天赋异禀而常年浸淫在占卜与布阵之道中,年方二八却还没有出过天枢台,更不懂这人世百态,她怎能放心……

  她看着姬璇苍白的脸,一狠心扯下了腰间的玉佩,塞到姬璇手中道:“璇儿,师父以后不能陪你了!你跟着师弟走,拿着这玉佩,去浮玉山找陆珏,听到了没?”

  姬璇像是明白了什么,无声点了点头。

  此时凤止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姜易最后摸了摸姬璇的头发,一推那弟子道:“快跑!”

  说完毅然转身朝着凤止而去,大殿在她身后崩塌,殿中星河翻覆,碎石坠落,掩盖住了两人逃跑的身影。

  姬璇的头一直朝向姜易的方向,他趴在年长他很多的师弟身上,常年覆眼的绢布已被泪水打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