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 > 言情小说 > 论赠送定情信物的正确方式 > 第36章 菩提
  若见微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理杜衡,不论他怎么讨好都没有用。

  若见微吃饭时,杜衡往他碗里夹了个桂花糕,笑嘻嘻道:“见微…”

  若见微默默地把桂花糕夹回了他碗里,继续吃自己的饭。

  若见微走进房间睡觉时,就看见杜衡正躺在他被窝里,露出个脑袋看着他道:“好见微…”

  若见微走过去用被子盖住他的脑袋,转身去了隔壁房间。

  若见微在院子里练剑时,杜衡爬到树上望着他幽幽道:“见微呐…”

  若见微剑锋一转,向树上而去,把他拎到了地上,然后回到了屋内。

  若见微在街上走着,杜衡在他身边左转右转,可怜巴巴地道:“见微我错了还不行嘛,你理理我呀…”

  若见微把头转到另一边,不理他。

  这晚若见微正坐在屋顶上看月亮,杜衡今天一天都不见踪影,他心中正疑惑,就见远处飞来一只千纸鹤。

  那纸鹤是用符纸叠的,看着被人施了个小术法,在夜空中发着淡淡的光,它在若见微身边转了转,若见微伸出手来,它便落在了若见微手心。

  但见纸鹤身上的光倏然变亮,然后一行小字浮现在空中:“见微我错了。”后面还画着一个讨饶的小人。

  若见微:“……”

  他抬起头,就见又一只千纸鹤飞了过来,他伸手抓住,那纸鹤上便又浮现出了一行字:“小仙君别生气了,我请你吃桂花糕。”

  “……”

  后面的几只纸鹤上现出来的都是画,若见微看到有一个小人,身后背着把长剑,扎着高马尾,头上冒着火——这是他生气的样子。

  他又看到一个小人,一头长发披散,正在叠符纸——这应该是杜衡了。

  后面都画着这两个小人手拉着手,若见微心中微动,面上有些发热——这是…他们两个。

  又有一幅画浮现在若见微眼前,却是那背着剑的人,正抱着长头发的小人,两人身后是一轮圆月。

  若见微耳上泛起了薄红。

  又飞来一只千纸鹤上写着:“见微,你快看前面!”

  若见微往前看去,只见月光下,一群发着淡淡光芒的千纸鹤,围着一盏孔明灯向他而来。

  纸鹤们都围绕着他上下翩飞,他伸手接过那缓缓落在他面前的孔明灯,就见灯上赫然写着两行字: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1】”

  若见微面上露出了一丝极淡的笑意。

  他顺着纸鹤和孔明灯飞来的方向而去,在河畔边看到了正在皱着眉鼓捣着一盏孔明灯的杜衡。

  他身后还堆着一堆未点着的孔明灯,面前放着一沓符纸和几只叠好的千纸鹤。

  若见微落在地上,杜衡这时才发现身旁的人,他猛地一起身,不知是心虚还是紧张,转头就要跑,结果脚下一崴,晕头转向地撞到了那一堆的孔明灯,登时摔在了地上,被掉落的灯砸了一身。

  “扑哧!”若见微再也绷不住了,低声笑了出来。

  杜衡将自己从一堆灯里□□,凑到若见微身边,一双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见微,你不生我的气啦?”

  若见微面上的笑仍是止不住:“不生气了。”

  杜衡痴痴地看着他的笑颜,自己也憨憨地傻笑道:“见微…你笑起来真好看。”

  若见微瞬间收敛了笑容,耳朵却又红了。

  两人并排坐在河畔,一时半会儿没人开口,半晌,杜衡试探着握上了身旁若见微的手。

  若见微反手回握住他的,两人谁都没有再放开。

  他们继续在九州上游历,入秋之时,来到了锦官城。

  秋高气爽,城中枫林尽染,漫山红云。山上层林掩映间,却露出一座寺庙的檐角。

  杜衡奇道:“一般寺庙都建在城外或是深山之中,这寺庙怎的建在锦官城内?”

  若见微推测道:“隐于深山远离城池的寺庙多为佛门修者修炼之所,建在城中的应是专门为寻常百姓祈福祝祷所用。”

  杜衡道:“既是如此,那我们也进去拜一拜吧!”

  自他以前被寺中的老住持收留过后,遇到寺庙时他总要进去拜上一拜。

  山上果然有不少前来拜佛的城中人,庙里有一位慈眉善目的老方丈,正在为前来祈福的人说禅解惑。

  两人随着人流进了庙中,对着那金身佛像拜了拜,又为佛前上了香,才离开寺庙往山下去。

  行至途中,杜衡一摸怀中,对若见微道:“不好了见微,我好像有东西掉在了庙里,你且在山下等着,我上去寻一寻。”

  若见微道:“我与你一起…”

  “不不用了,”杜衡推着他往山下走,“见微你先去找个客栈什么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若见微狐疑地看着他,见他朝自己一笑,转身往山上跑去了。

  杜衡回到庙里时,那老方丈刚为一位香客赠了一副福牌,他理了理衣服,走过去对那老方丈行了一礼道:“见过大师,在下也有一事相求。”

  老方丈一双眼看着他,道:“施主有何事?”

  “额…这个…”杜衡说到这里有些磕巴,他眼睛瞟着别处道:“方才我看庙前牌子上写着,有缘者可在庙里求得护佑之物,可是真的?”

  老方丈点了点头。

  杜衡又问道:“额…是求…什么事情的护佑之物都行吗?”

  老方丈面上仍是一副慈悲相,道:“施主想求何事?”

  杜衡结结巴巴道:“若…若是…我求姻…姻缘…也行吗?”

  方丈淡淡道:“自是可以。”

  太棒了,杜衡心下一喜,挠挠头道:“我与一人两情相悦,我…我想求一物,护佑他…平安喜乐,百岁无忧。”

  他说完低下了头,此时才觉着有些不好意思。

  老方丈眼含慈悲,面上是淡然之色:“施主身世坎坷,何不求自己富贵荣华,一生无恙?”

  “我从前孤身一人,觉得一生所求,不过自己钱财无忧,逍遥自在。但是见了他之后,满心满眼都是他,我如今想的,都是他开心安好,只要他在身边,我就不是一个人,再多坎坷也无所谓了。”

  “施主既是求姻缘,何不求你二人情比金坚,永结同心?”

  “…我只知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两心相悦,这就足够了。”

  少年人不管太多,认定了便一心向前,孑然一身也愿将一颗真心捧到那人面前。

  老方丈垂眼看着面前的少年,半晌道:“施主随我来吧。”

  杜衡随那老方丈到了后院的禅房,他忍不住好奇地四处打探,这大师带他来这儿作甚。

  就见老方丈回到他面前,手中拿着一对菩提串,将之递给杜衡,道:“施主与我佛有缘,便以此物赠你,护佑你与那人…因缘圆满。”

  杜衡愣愣地接过菩提串,对老方丈道谢:“多谢大师。”

  他对方丈又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老和尚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念了句佛号,低声喃喃道:“因果之事,避无可避,三千缘法,轮回不灭…”

  若见微在山下等了多时,险些忍不住要返回山上去,就见杜衡一脸傻笑地从山上晃悠着下来了。

  “?”若见微疑惑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了?东西可找到了?”

  “找到了。”杜衡仍是看着他傻笑。

  “那你怎么一直在笑?”难道上山一趟变傻了?

  “晚些再告诉你。”杜衡神神秘秘道。

  杜衡一整天都显得异常兴奋,偏偏看到若见微时又像是在躲着他,直教若见微摸不着头脑,怕不是中邪了吧。

  “若是他明日还这样,就打一顿。”若见微在心里暗道,没有什么是打一顿不能解决的。

  晚些时候,若见微回到屋里准备睡觉,他站在床前,回头就见杜衡一脸踌躇地走进了屋里,直直走到他面前。

  窗外静谧的月光洒进屋里,流淌在两人之间。

  就听杜衡结结巴巴地开口了:“见…见微呐,我…我今日回那寺庙里时,那老方丈说…说我与佛有缘,非…非要赠我个东西。”

  他说话的时候感觉脸上烧的厉害,奇怪了,平日里他胡扯的时候都是张口就来,此时却紧张地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若见微一脸莫名其妙:“哦。”

  杜衡扭头不敢看着他的脸,继续扯道:“他…他说这东西…世间只有这一对…”实际上那老和尚什么都没说,是不是这样他根本不知道。

  不过“杜半仙”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若见微不知为何也跟着紧张起来,就见杜衡伸手拿出一个菩提串放到他面前,道:“我…我看这手串…挺…挺好看的,就…就送你一个好了!”

  他说完似是怕若见微拒绝,不由分说地拉过对方的右手,将那串子戴在了若见微手腕上。

  若见微这才发现他左手腕上也戴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菩提串。

  杜衡做完这事,似是觉得豁出去了,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若见微的眼睛,将自己的左手扣上了他的右手。

  若见微看着他眼里映出的自己,心跳陡然加快了。

  “见微,”杜衡看着他,轻声又温柔地道,“这菩提串…世上只有一对,都在这里了…”

  “你收了我的菩提串,就只能做我的人了…”

  “见微,我喜欢你。”

  若见微的耳畔此时只回荡着杜衡的一句“喜欢”,还有他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他墨色的眸子望着杜衡开口道:“我可以收下你的菩提串,只是有一个条件…”

  “?”杜衡本来以为这波强买强卖目的已经达成了,谁知若见微又不按他的套路来。

  “…阿衡,跟我回苍梧山罢。”

  杜衡生怕自己今晚功亏一篑,此刻当然是不管什么条件都张嘴答应了,忙道:“好好好,我和你回去。”

  若见微这才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杜衡看着他,突然倾身上前,在他唇上飞快地轻啄了一下。

  他做完这事,似是才反应过来,连忙落荒而逃,狂奔出了屋子,留下若见微一人留在原地,面上的惊愕还未退去,耳朵却已经红透了。